产品技术
郑州金生农业科技有限公司
电 话:0371-8662022
传 真:0371-86620228
地 址: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瑞达路南流村公司
销售网络
 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销售网络 >

价值投资者需要具备的品格_理财

陈嘉禾/文

说起来,价值投资是个舶来品。记得我早年刚接触价值投资的时候,很少能看到中文的资料,只能一页页慢慢地翻霍华德·马克斯先生的投资笔记(在橡树资本的网站上有全部的笔记,但是只有英文版),或者是沃伦·巴菲特和查理·芒格的年报和语录。还记得有个网站叫“巴菲特经常被问的问题(FAQ)”,我把整个网站的内容从头到尾看了几遍,放在Word文档里有将近1000页。

即使我自己是在牛津大学学的历史专业,按说看原文的价值投资文件并不算太费力,但毕竟中文是我的母语,能用中文阅读价值投资的经典当然更舒服。

那么,对于价值投资的经典文章,阅读中文翻译版怎么样呢?这当然是一个好的选择,但是有一个问题:价值投资的经典著作中,往往有不少哲学的讨论,而熟悉翻译工作的人都知道,哲学的语言是最难准确翻译、最难达到“信达雅”的。

阅读翻译版本的另外一个问题在于,由于价值投资的经典著作往往都是在西方市场写就,因此其中对中国历史、政治、经济和资本市场的讨论,往往要么根本没有涉及,要么则有隔靴搔痒之感。

所幸,李录先生的《文明、现代化、价值投资与中国》一书,弥补了以上所有的缺憾。一方面,李录早年师从查理·芒格和沃伦·巴菲特,他管理的喜马拉雅资本也为投资者创造了优秀的长期投资业绩,他的著作必然能够阐述价值投资的正道。另一方面,李录出生于中国,直到青年时代才远涉重洋到美国求学,对中国社会、文化和市场可以说是非常熟悉。他的书读来,自有一番“接地气”的感觉。

大历史观

《文明、现代化、价值投资与中国》花了很大的篇章,来从大历史观的角度,讨论中国经济在未来几十年的发展方向,以及为什么中国逐步步入发达社会是历史的必然规律。篇幅非常长,足足有200页左右。

从人类社会的起源,到农业社会如何孕育了工业革命,到是什么因素在刺激现代经济的发展,以及为什么中国一旦进行改革开放以后,就能持续获得高达数十年的经济大繁荣,以至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奇迹之一,李录用巨幅的篇章,把这个问题讲了个明明白白。可以说,这是我看到的所有书中,把“中国为什么很可能在未来几十年中持续发展”这个问题,讲的最清楚的书之一(或者没有之一)。

这里,我只想讨论一下,为什么投资者需要搞清楚这个问题?为什么我们需要对未来几十年的国家经济走向,有一个大致、但是坚定的判断?

因为在资本市场最糟糕的那些瞬间,当股票市场的整体估值达到一个历史最低水平、股票市场指数跌跌不休的时候,当许多市场的声音都在解释“为什么下跌有理”时,每一个价值投资者面对满地的便宜股票和满耳的负面新闻,都会打心底问自己一个问题:这个国家还有没有前途?我们的民族还有没有未来?中华民族是否能再度辉煌?我们到底是站在一个从增长走向衰退的拐点,还是站在一个持续增长的半山腰?

在面对2003年的香港国企股市场、2005年的A股市场、2008年年底的A股和港股市场、2014年夏天的A股市场、2016年的香港市场和2020年新冠疫情以后的中国资本市场时,我相信每一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都会问自己以上的这些问题。那些得到肯定答案的人,会敢于在这些时候下重注,从而赢得丰厚的回报。而那些对“这个国家的未来如何”思考地不够深入的投资者,在这些关键的时候会畏首畏尾,从而与真正优秀的投资回报无缘。

那么,这种对国家的长远信心从何而来?对于理性的投资者来说,这种信心不应该只来自于爱国主义情怀,而更应该来自于对人类文明史、中国几千年文明史的充分理解,从而看到事情的真相,看到中国最终一定会走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历史必然性。要知道,“信心”与“真相”的区别在于,前者来自一种理想和感情,而后者来自纯粹的理性。当市场处于需要投资者用真金白银做出关键决策时,对真相的认知会比信心来得更加有力。

诚实与受托人责任

在谈到价值投资时,李录先生非常明确地指出了对于投资者来说最重要的两个因素:诚实与受托人责任。这种对诚实与受托人责任的重视,而不是仅仅对价值投资技巧的重视,让我感到为之一振。

我在内地资本市场工作了15年,感触最深的就在于,不少从业者对受托人责任没有什么概念。我曾经与一位研究员聊天,我说你给基金经理的建议一定要慎重啊,一个基金经理管理的可是几万个老百姓(603883,股吧)的血汗钱。这位研究员非常震撼,因为她从来没有听过谁说过“这可是几万老百姓的钱,我们得慎重”。几乎所有人聊的都是业绩、考核、市场表现、以及今年的奖金有多少。

而对于诚实这个品质,许多投资者可能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。南怀瑾先生曾经说过,许多人一生之中就在做三件事:“骗人,被别人骗,骗自己、被自己骗”。在投资中能做到完全的诚实,实在是非常艰难的事情。

这里所说的诚实,并非指的是法律定义上的诚实。从合法合规的角度来说,诚实是一件大部分人都努力做的事情。但是,正如一句电影台词所说,“这件事不犯法的,要骗人。”对于投资行业来说,不触及法律底线、但是却欺骗了客户的事情,实在是太容易发生了。

不过,骗人并非没有代价。对于人的思维来说,大脑其实分不太清“我在骗别人”和“我在阐述事情的真相”。当一个人把谎言重复了太多遍时,这种对谎言的逻辑描述,会慢慢变成他自己思想的一部分。当有一天,这个人想要自己做出投资决策时,那个对客户重复了几百几千遍的谎言逻辑,会变成他的投资逻辑。

李录先生举了一个很好的例子,投资银行部门的人,往往在需要做投资时,不容易找到正确的结论。这是为什么?因为投资银行所要做的事情,往往不是找出事情的真相,而是把一家企业包装到最好,然后以最美貌的状态卖给投资者,从中间赚取手续费。当这种包装工作成为投资银行部门的灵魂时,想让他们对投资所需要的真相做出准确的判断,也就不太容易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,美国五大投资银行因为金融衍生品而全军覆没,而沃伦·巴菲特却在多年以前就看到金融衍生品中蕴含的巨大风险,并将其称为金融领域的大杀器(WMD - 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),就是这种来自于诚实的投资力量的最好体现。

你需要同时具备耐心和果断

《文明、现代化、价值投资与中国》不仅仅是一本关于大历史观与投资哲学观的书,其中还包含了许多价值投资的技巧。最让我感到印象深刻的,就是李录先生指出一个优秀的价值投资者需要同时具备的两种特性:耐心与果断。

“安舒沉重者,患在后世。勇毅果敢者,患在险害。”在《申鉴》中,东汉末年的思想家荀悦就曾经清楚地描述了性格之间的正反面。

但是,对于价值投资来说,耐心和果断这两种相反的性格,却是缺一不可的。

一方面,投资者需要耐心地等待优秀投资机会的出现,这个过程可能长达许多年。以恒生国企指数为例,在2003年到2007年之间给投资者带来十几倍投资回报以前,这个股票市场指数曾经有大约10年没有上涨。对于许多持仓都很难超过1个月的投资者来说,他们无疑是缺乏这样的耐心的。

另一方面,投资者又需要在等待了多年以后,当投资机会真正出现时,迅速、果断的发动重击,突然打出手中的王牌和重仓。记得2016年年初的香港市场,真正留给当时投资者抄底的时间窗口,只有大概两个礼拜。如果一个投资者不能及时抓住,那么他就会看着市场大涨而追悔莫及。

耐心和果断,这两种品质是如此的不可调和,以至于它们往往不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天生性格里。一个优秀的价值投资者就需要不断训练自己的心理状态,让自己能够完美地具备这两种天然相反的性格特征:恰如一个优秀的狙击手所需要经受的艰苦训练那样。在经典的狙击手训练中,一个常见的项目是剧烈奔跑以后,突然卧倒、静止、调匀呼吸、瞄准、射击。这种静和动的瞬间切换,是常人所不可能做到的,也是一个经过训练的优秀狙击手,或者是一个优秀的价值投资者,所必须具备的素质。

价值投资之路道阻且长,但是,价值投资却又是一条真正的康庄大道,值得每个投资者仔细思考。而李录先生的《文明、现代化、价值投资与中国》,则是这条道路上的一盏明灯,值得每位投资者认真借鉴。

(作者为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)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证券市场周刊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上一篇:33所名校毕业生去了哪儿:广东人气高,超半数清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0 - 2013 郑州金生农业科技有限公司
豫ICP备11023571号-1